四杠十三幺

我胡乱写写,你随便看看
搞笑艺人,相声曲艺
守护头像的笑容

粉丝战争(全员)

如果宝钻各家粉也流行在微博下面控评……

警告:娱乐圈画风!粉圈气息浓厚!

*唯粉的画风*

♥陪 #Feanor# 度过漫长岁月,#宝钻制造者# 哪怕在曼督斯也从未放弃为自由抗争,你不出狱,我们不散。永远等待王者归来,为你守候诺多王冠。

♥#Fingolfin# #芬国昐# 一骑绝尘,精神永存,诺多最强,实绩作证。拒绝撕逼,我们只用事实说话。等到Ringil重现光辉之时,就是我们夹道相迎之日!

♥#Finarfin# 愿现世安稳,岁月静好,我们从不好战,但也不惧纷争。

♥#Maedhros# #Nelyafinwe# #Maitimo# 无冕之王,铁血铸就!风霜无损气度,岩浆难融钢骨。此生不悔驻守辛姆林,来世还愿追随您麾下!

♥#Fingon# #Findekano# #艾尔达之花# 绝壁下歌声如诉,苍穹上义薄云天。四百年栉风沐雨,十六年殚精竭虑。我们整装待发,您的王旗所挥之处,就是我们进发之地!

♥#Finrod# #牙口# 牙好,胃口才好。芬罗德倾情代言 #双树牌牙膏# ,芬罗德爱牙公益广告正在热播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!

♥#Turgon# #Turukano# brick by brick,building Gondolin!您竭尽所能保护一方子民,书写历史创造辉煌,高塔倒落,压不弯您的脊梁。我们等着跟您一起盖新房!

♥#Glorfindel# #格洛芬德尔# 白马饰金羁,领主世无双!金花领主携自传《我的上辈子》重磅归来!再入中土,再战江湖,他还是那个耀眼的少年。

♥#Ecthelion# #埃克西里昂# 挥剑杀四方,按笛清战场!清泉不及他的眼波,钻光点缀他的品行。我们坚信,终有一日,传说再临!

*CP粉的画风*

♥#梅熊# #中土模范情侣# #终极挑战之梅熊夫夫# 欢迎大家每周五收看终极挑战,为男友力爆棚的#Maedhros# 和勇往直前的#Fingon# 加油喝彩!拥有可怕默契度的他们这周又会如何虐狗,让我们拭目以待!

♥#泉花# #盛世美颜两人行# 在最好的岁月遇到最好的彼此,一路同行不离不弃!泉花夫夫真人秀#炸裂的一天# 下个月开播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!

♥#FN夫妇# #浪子回头金不换# #妈妈是超人之诺丹妮尔# 超级妈妈好辛苦,希望离家出走的爸爸#Feanor# 赶紧回家,相信他们的爱会战胜一切!

这篇文送给可爱的经纪人小姐姐 @痴汉用灰色club ,她的娱乐圈宝钻AU太可爱了!!

家庭地位的迷思(费家,熊家,梅熊)

warning:恶搞,OOC,别当真!


♥费家的谜之食物链:

费诺,诺婶,小银拳,大梅,二梅,老五,老四,六七,老三

老三不服:摊牌凭什么那么靠前!

诺婶抱着乖孙:凭我。

老三扭头指着六七:他们呢!

诺婶:年龄小。

老三的视线扫过老四,好吧他比我会赚钱;扫过老五,好吧他有摊牌,父凭子贵,哼。

老三默默把欢欢叫来,排在自己身后。

不是倒数第一了,心里感到了一丝安慰。


♥熊家的谜之食物链:

芬国昐,阿纳尔瑞,小白,亚熊,小熊,宅熊

老三:你们家很正常啊,哪里谜了。Irisse你是女孩子肯定地位高,亚熊是小孩子受宠也正常。

小白:宅熊不想当最后一个。

老三:我理解他……但是只能认命了啊😭

小白:我跟他出了个主意,要是Nelyafinwe入赘到我家,他就有可能升级了。

老三:???

小白:但是他不同意,他的原话是——over my dead body!!!!


爱就是肉(FF,三五,梅熊,泉花泉)

情侣挑战:从对象碗里夹走食物,看他有什么反应。梗来自微博,送给 @推歌用灰色club(划掉

*FF的场合*
(BGM:这就是~爱~~~~~)

芬国昐刚抬起叉子,费诺就警惕地护住面前的餐盘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芬国昐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哥,从自己盘里叉了块最大的肉,送到费诺的盘里:“多吃点。”补补脑子。

费诺没有一丝松懈:“为什么无事献殷勤?”

芬国昐无奈了:“那还给我。”

费诺优雅地把肉吃进嘴里:“没门。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*三五的场合*
(BGM:这就是~爱~~~~~)

库茹芬的叉子直奔凯勒巩的餐盘。

凯勒巩倒抽一口气,眼睁睁看着敌人攻入了自己的领地。

库茹芬翻翻捡捡,挑出最大的肉。

凯勒巩敢怒不敢言。

库茹芬把肉放到了小银拳的盘子里。

小银拳有点嫌弃:“不鸟灰油。”(不要肥肉)

凯勒巩飞快说:“他不喜欢。”

库茹芬眼疾手快,抢先一步叉走肉扔给欢欢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*梅熊的场合*
(BGM:这就是~爱~~~~~)

路人想象的情况:

芬巩从梅斯罗斯的盘里叉走最嫩的一块肉,梅斯罗斯毫不介意并且把第二嫩的肉也给了他。

现实情况:

芬巩从自己盘子里叉出一块肥肉,放到堂哥盘子里。

芬巩把盘子里的鸡蛋全部挑出来,都给了梅斯罗斯。

芬巩把香菇也给了他。

梅斯罗斯板起脸:“不要挑食。”

芬巩理直气壮地狡辩:“每个人的口味都不一样。”

(围观群众:难怪长不高呢)

然而梅斯罗斯早就看穿了一切。他端起盘子坐到芬巩旁边,叉起一块香菇:“试试,嗯?”

芬巩指指自己的脸颊:“亲一下我就吃一口。”

(围观群众:我一脚踢翻这盆狗粮)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*泉花泉的场合*
(BGM:这就是~爱~~~~~)

格洛芬德尔从埃克西里昂的盘子里叉走了一块肉,等着对方的反应。

埃克会生气吗,会严肃地教育我这样不礼貌吗,还是会温柔地再给我一块肉?说不定还会像隔壁一样喂我~♥♥♥

陷入遐想的金花领主的画风就像少女漫画。

但是埃克西里昂没反应。

格洛芬德尔决定再叉走一块肉。

埃克西里昂抬头看他,把两人的盘子对调。

格洛芬德尔懵逼,这是什么操作?

埃克西里昂觉得自己很善解人意。“你喜欢我这盘就给你吃,虽然我看不出有什么区别。”

格洛芬德尔:我怕不是交了个假男友。

打油诗第二弹(FF,梅熊,三五O)

*FF*
兄弟二人拼酒量,
头晕脑胀偏逞强。
翌日一早同床醒,
哭爹的哭爹,
喊娘的喊娘。

【一个酒后乱性的故事】

*梅熊*
红发男神有一大怪,
好几百岁情窦才开。
唱歌要唱迟来的爱,
谁说堂弟像下一代。

【……老夫少妻好啊】

*三五O*
全体诺多同一脉,
凭啥轮不到俺说了算。
三天不退位,
先扒了裤腿,
再用大炮轰你门!

@工二一 ,三五威胁小欧写成了淫诗😂】

彻底沦为打油诗艺人😶

点梗

居然30粉了😳
感谢大家不嫌弃我这样的恶搞自high型选手!

无以为报,唯有点梗。

西皮:梅熊,泉花泉,FF,三五

会在大家的留言中,每个西皮挑一个梗写。国庆假期结束前写完,风格肯定不正经,别嫌弃就是啦。

比心~♥♥♥

宝钻打油诗(泉花,梅熊,三五)

*泉花*
你我鲜有同框,
全靠迷妹拉郎。
居然成了官配,
羡煞一群死党。

*梅熊*
豪门恩怨虐恋情深,
热门题材一网打尽。
哪怕生子也没问题,
反正星星身世成谜。

*三五*
你打铁来我狩猎,
我掐架来你作孽。
孩子叛逆伤透心,
兄弟骨科苦也甜。

♥♥ABO测试♥♥

测了七个西皮,每一个都很准♥

安姐居然是人妻A,想想他任劳任怨照顾中二蘑菇,真的很顾家哎😂

想吃吃花泉,测出来的也意外符合,没人能想到是O的涌泉,很有故事的样子😏

梅熊超级符合原著,充分体现了ABO车车车车车的风采,助人为♂乐的A大梅和上司O小熊,干啊,今天谁都别想去幼儿园😎

FF也很妙啊,装成beta的A芬熊,妙啊……

国庆有时间写个乱炖ABO,放飞自己~

当他们生气之后(梅熊,三五,宅牙)


凯勒巩知道自己把库茹芬惹怒了,因为他在宴会上和一个漂亮小姐“调情”。

“我只是和她多聊了几句。”

库茹芬埋头雕刻:“你看起来欲罢不能。”

“爱美之心人皆有之。”

库茹芬下锤的力道陡然加大。

凯勒巩咽了咽口水,机智地转移话题:“你在雕什么?”

库茹芬微笑:“你来看。”

凯勒巩仔细审视:“有点像那位小姐?不过比她好看很多。”

“你喜欢美人,我就雕个美人送你。”库茹芬温柔地说。

凯勒巩不寒而栗:“你冷静一点……”

库茹芬摇摇头,一锤子下去,喀喇喀喇,美人的头被凿掉了,落在地上摔得粉碎。

“手滑了。”他非常惋惜。

凯勒巩冷汗涔涔:“我去看看Telpe睡醒了没有……”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芬罗德:“你生气了吗?”

特冈:“没有。”

芬罗德:“从你的言行分析,你确实是在生气。”

特冈:“你不能仅凭所见就断定他人处于什么样的情绪中,这是非常私人的事情,他人难以理解。”

芬罗德:“但是我们会为他人的高兴而高兴,为他人的悲伤而悲伤,我们能感知他人的情绪。”

特冈:“感知也会出错。”

……经过一番长达数个时辰的辩论……

特冈:“……就当我生气了。跳过这个吧。”

芬罗德:“我是对的。

特冈无语又无力。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“我生气了。”芬巩气鼓鼓地说。

梅斯罗斯俯视着他:“真的?”

芬巩把眼睛睁得溜圆:“非常气!这是你第五次拒绝我的邀约。”

梅斯罗斯若有所思地嗯一声,拍拍堂弟的头:“回去吧。”

“就这样?”芬巩别开脸。“只能哄哄小孩子。”

梅斯罗斯看着气呼呼的堂弟心想,真可爱,但是冲堂兄乱发脾气的风气不可助长。

“我还有事。”他板起脸,转身就走。

芬巩懵了,又气又急,但是少年心性作祟,憋着满肚子火回家了。

数天过去,梅斯罗斯始终没有来找他。

难道堂兄真的动怒了?不再理自己了?芬巩越想越焦虑,越坐立不安,怒火变成了煎熬,忍不住主动跑去费诺家。

梅斯罗斯正在写信,看见他也没搭理。

芬巩委屈巴巴坐在一边:“Maitimo……”

梅斯罗斯不为所动。

芬巩鼓起勇气开口:“很抱歉……”

梅斯罗斯目不转睛写信。

完了,芬巩想,堂兄真的不愿意理我了。他毕竟是没成年的少年,憋了好久的委屈全部爆发,低着头闷声闷气解释:“我不该随便发脾气,其实没有真的生气只是想获得你的注意,你很久没有和我一起去打猎了……”说着鼻音越来越重。

梅斯罗斯放下笔,拍了拍膝盖。

芬巩赶忙蹭过去坐在堂兄腿上,仰起头看着他:“别不理我……”

梅斯罗斯亲亲他的额头:“这几天我把未来一个月的公务都处理完了。刚刚写信给祖父请假,后面两次的会议也不参加。”

他看着堂弟忽然亮起来的灰色眼眸,把他圈在怀里:“你之前说想去打猎,还想去海边,我都记得。”

芬巩愧疚又感动:“谢谢……”

梅斯罗斯托住怀里精灵的屁股站起来,芬巩转身搂住堂兄的脖子:“去哪儿?”

“在我们出发前,你需要先好好睡一觉。”

如果他们被催婚(梅熊,三五,泉花)


梅斯罗斯老大不小了,诺丹妮尔想给他介绍对象,想到芬巩和长子关系好,就拉着芬巩寻求帮助。

小熊委屈巴巴。

诺婶:他偏好哪个种族的姑娘?

小熊:……诺多。

诺婶:应该喜欢温柔一点的吧?

小熊:……活泼开朗的。

诺婶:那就是年龄小的了。

小熊:嗯!

诺婶:得有一定的才艺。

小熊:会和他对唱,还会和他对练。

诺婶:这么英气的姑娘不好找啊。

小熊:……那是。

在一边偷听全程憋笑的大梅走了出来:母亲你就别操心了。这样的对象面前就有一个。

诺婶:什么?findekano?

大梅:阿米难道不是希望我找一个真心喜欢的吗?

诺婶:话是这样说……

大梅:findekano的品性操守,哪一点能挑出毛病?

诺婶:他当然很完美。但是他是男孩子啊。

大梅:您现在只是以性别来反对我们吗?

诺婶:不,你们如果真心相爱我不会一味阻挡。只是你们各自的父亲恐怕不会轻易认同。

大梅:只要您能给予支持,我们就会获得一份祝福恩赐。

诺婶:我当然永远爱你们。

大梅:谢谢您!

诺婶:唉?

大梅拉走了懵圈的小熊。

小熊:这就搞定了?

大梅低下头亲亲他:就这么简单。不然你让我上哪找一个活泼开朗,会和我对唱还对练,从生下来就黏着我的诺多?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诺丹妮尔虽然默认了芬巩是自己的大儿媳妇,但是满腔牵线搭桥的热情还没消退,很快转移了重点。

诺婶:老三呐,你看看老五,已经有儿子了。

老三:他一进工坊就是我在带孩子。

诺婶:对啊,小宝宝很可爱的。

老三:母亲您有话直说。

诺婶:你想不想要一个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小宝宝?

老三:您是不是又怀孕了?我又要有弟弟了?

诺婶:…………我是想问你,想不想自己生个孩子。

老三:什么男精还有这种功能?啊,我就知道!

诺婶:你又知道什么了?

老三:老五骗了咱们!他去外面旅行一年结果带了个孩子回来,这很可疑!什么孩子的妈妈舍不得家乡所以不跟他回来,假话!孩子是他自己生的!

诺婶:你给我等一下……

老三:难道……难道……我是孩子的另一个爹!?

诺婶: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等等?你说什么?

老三:……呃……

诺婶:……

急,一不小心就拉着亲弟弟对着亲妈出柜了,怎么办,在线等。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特冈结婚后,格洛芬德尔每天都被塞狗粮,实在扛不住了,想拉上涌泉反击。

金花:我们不能白白被闪瞎。

涌泉:你想做什么?

金花:报复。

涌泉:有喜欢的女孩儿了?

金花:没影儿呢。但是不耽误我想想。

涌泉:会和你在一起的姑娘,肯定有一颗包容又有耐性的心。

金花:你讽刺我呢,听出来了。

涌泉:就事论事而已。你生来喜动,心无定性,不愿花费很多时间陪伴伴侣,所以要找一个温柔又耐心的精灵。

金花:不对,如果真心喜欢,就想把一切都与之分享。对方也愿意陪着我做我喜欢的事情。

涌泉:这样的很难求。

金花:不难吧,我和你就是这样。

涌泉:那不一样。

金花:哪儿不一样了……

涌泉:你盯着我干什么?

金花:没,没什么。啊,我得走了,还要去找turukano!

不可描述的一日(梅熊,三五,摊牌)

warning:综艺AU,非常欧欧西,真人秀风格。七夕贺文,灵感来自 @灰色club 。

cp:梅熊,三五


  (敲击键盘的音效)

       [时间:早上七点半。地点:佛密诺斯。任务:跟踪拍摄王子们的一天。]

  清晨的阳光穿过葱郁的枝叶,在铺满石子的小径上投下斑驳光影。

  镜头自下向上移动,一幢别墅出现在画面里。

      (字幕:就是这里了!)

  一道黑影突然从天儿降,镜头剧烈晃动。

  “抱歉。”声音听起来带着笑意,并不是真心在道歉。

  镜头稳住,出现了一个帅气的金发精灵。

  Cam(摄像师):Turcafinwe殿下,您怎么从树上跳下来了?

  凯勒巩:逗鸟。

  Cam:您已经知道我们的拍摄计划了吧?

  凯勒巩理了理头发:这种记录我们日常生活的节目会有人看?没有剧本没有挑战游戏,要是我们睡一天你们就拍一天?

  Cam:哈哈,相信这样我们的收视率也会是第一。

  [迷妹尖叫的音效]

  一行人往别墅走去。

  凯勒巩打开门,回首对着镜头将食指竖在嘴唇前嘘了一声:他们还都在睡觉。

  (闪光字体特效)[突袭?几位王子殿下的睡颜!]

  凯勒巩在前面走,突然转回身用手挡住镜头:噢,这个不能拍。

  画面外传来小孩子的哭声。

  [怎么回事?](紧张的音效)

  漆黑的镜头外响起凯勒巩的声音:快给Telpe把纸尿裤穿上。

  零零碎碎的响动。

  镜头重见光明。库如芬蹲在地上,正在给儿子黏好纸尿裤的松紧带。

  [慈父力爆棚的Curufinwe殿下](冒出粉红色的心心)

  拉近镜头,小宝宝正在抽噎,脸上还有泪痕。

  凯勒巩走过去蹲下摸摸凯勒布理鹏:怎么醒这么早?

  库如芬皱眉:可能凌晨着凉了,刚刚闹肚子,醒了就不睡,非要我抱着到处转悠。

  凯勒巩:我带吧,你去换身衣服。

  库如芬站起来,冲镜头颔首。

  (库如芬睡衣上的猫咪图案被截出来,做成漫画特效)[喵~~]

  凯勒巩抱起委屈巴巴的小宝宝:我去给他冲奶粉,你们自便啊。

  镜头像点头一样上下晃动。

  Cam:可以上楼看看吗?

  熟练冲好奶粉,并滴在手腕上试温度的金发王子:没问题,都在睡觉。

  上楼时镜头颠簸。二楼走廊上散落着小银拳的玩具:乳胶小锤子、狗狗玩偶、布制童话书……

  有一间屋子的门开了条缝。

  (悬疑的音效)[会是谁的房间呢???](紧张、期待)


  【插播广告和节目宣传片】


  Cam慢慢走到门口,忽然停住了。

  跟在后面的PD(随行编导):怎么了?

  Cam:我好像听到一些少儿不宜的声音……

  (无限循环的音效)[少儿不宜少儿不宜少儿不宜……]

  PD:不,不会吧?!

  (回放刚才凯勒巩信誓旦旦的“他们都在睡觉”三遍)

  Cam提高了嗓音:你好,可以进去吗?

  不安地等待几秒。

  门后响起了沙哑的嗓音:稍等。

  (画面石化破碎)(震惊的音效)

        [这个熟悉的声音是???Nelyafinwe殿下?!]

  Cam小声地问:编导,这段要不要掐掉?我们好像撞破大秘密了。(心碎的音效)

  PD强作镇定:和殿下沟通后再说。

  门被打开。

  梅斯罗斯套着咖色裤子和白衬衣出现,衬衣没有系扣子,高大的身躯挡在门前,把屋内景象遮得严严实实。

  “是录节目吧,你们来得挺早。”

  镜头飞快拉近,扫过结实的胸肌和分明的腹肌,古铜色的皮肤有些汗津津。

  (震耳欲聋的尖叫欢呼音效)

  Cam:对不起,是不是……不方便?

  梅斯罗斯笑着说:如果我说是呢?

  (字幕闪烁——疯狂溢出的荷尔蒙)

  红发王子扭回头,对屋里的神秘人物说:穿好了么?

  模糊的声音回答:嗯,好了。

  镜头因为紧张而颤动。

  梅斯罗斯移开身体,让出通道。

  (画面出现了一个涂满马赛克的人)

  (爆炸状字幕:留宿在Nelyafinwe殿下屋里的神秘情人究竟是——?!)


  【插播广告】


  镜头重新变清晰,芬巩披散着头发同大家打招呼:早上好~

  (漫天飞舞白色花瓣的特效)(陶醉赞叹的音效)

  Cam:Findekano殿下?!

  芬巩:我昨天来大伯家,干脆就留宿了。


  ^^^^^^^^画面变黑,拍摄中断^^^^^^^^


  Cam关掉摄像机:“刚刚可能拍到了一些不太适合的东西,你们看要不要剪掉?”

  梅斯罗斯拿过机器:“我看一下。”

  芬巩凑过去同看回放,脸颊突然泛红。梅斯罗斯低头询问他的意见,两人小声交谈。

  梅斯罗斯把机器还回去:“不用剪。我们不为这段关系感到羞愧,之前没有公开只是觉得没必要,现在既然被发现了,也没什么可担心的。”

  PD:“哇哦,惊天大新闻!‘两位王子公开出柜’,这会破收视的!”

  芬巩:“不,你们只把拍到的播出去就好了,至于大众怎么想,是他们的事。”


  ^^^^^^^^重新开始录制^^^^^^^^


  画面里两位王子殿下一起向楼下走。

  镜头转向另外的房间。

  芬巩朝气蓬勃的声音从楼下传来:我劝你们不要去打扰Morifinwe,没人想直面他的起床气。

  镜头抖了抖,很没出息地调转了方向。

  楼下四位王子坐在餐桌旁,小宝宝坐在婴儿座椅里。

  凯勒巩:你们等会儿准备做什么?

  梅斯罗斯:Finde说想去游乐场,那里正在举办化装舞会主题的嘉年华。

  凯勒巩嘲笑:你今年多大了?8岁?

  芬巩放下牛奶杯,嘴唇上印着一圈白色的奶迹:反正没到天天在家带孩子的年纪。

  凯勒巩:我大哥到年纪了,你赶紧给他生一个呗。

  梅斯罗斯警告地看了凯勒巩一眼。

  凯勒巩收声。

  (字幕:大哥的威严)

  一直乖乖咬奶嘴的小银拳忽然呀呀叫了起来,在椅子里扭来扭去,小拳头挥来挥去。

  凯勒巩:你也想去?

  小宝宝咯咯直笑,露出两排小乳牙。

  (字幕:婴儿语十级的Turcafinwe殿下!)

  梅斯罗斯:那就一起吧。

  镜头移到墙上的钟表,上午八点半。

  [短短两个小时已经连连带来惊喜惊吓,不知道接下来的游乐场之旅,又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呢?]


  -tbc-